听力康复课堂
当前位置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关爱老人听力

老人选配via万听助听器案例(拒绝与接授)

文章发布时间:2014-01-06 浏览人数: 973

2013年4月29日天津助听器验配中心走进了一位听损老人:李叔叔,跟随他的有两位家属,分别是老人的儿子(李先生)和孙子。通过我们的交流得知:老人72岁,年轻时工作环境有噪音,听力下降已经20多年了,有耳鸣,是高频的声音好像知了在叫,鼓膜正常。我们请李叔叔进入测听室,做了纯音测听和言语测听。舒适阈,右耳:85,左耳:75;言语识别率也很好,能达到80%。

老人没有佩戴过助听器,家属也不了解相关的知识,我们一边介绍机器的各种外形,一边拿出了via万听的耳背机,想请老人试听一下。这时发现李叔叔的脸色阴沉,怒气冲冲和李先生说:“我不想戴这个东西。”李先生马上过来说:“爸,今天带您过来想请您试听,了解助听器,你别着急,咱们只是听听。”对老人的反感我们感觉比较突然,小心翼翼地为他佩戴好助听器,进行试听、调试。效果还是很好的,无论是与我们还是与家人都能很好的对话。站在他的后方稍远的地方老人都能听得清楚。没佩戴助听器时的打岔、听不见、听不清的现象都没有了。

李先生看到这种情况脸上露出了笑容,开始询问助听器的价格。这时李叔叔更加生气了,拿起自己的东西,转身就走,告诉儿子“我不想买,更不想戴”!孙子急忙赶上前拉住爷爷说:“咱爷俩聊聊好吗”?祖孙俩走出了验配中心。李先生和我们说:“老人耳聋这20多年来,家属一直都在劝说他佩戴助听器,但他自己就是不想戴,害怕让别人看见,认为自己有残疾。时间长了,与他人交流少,电视也听不清。近几年发现脾气不太好了。想通过佩戴助听器改善他的听觉环境,提高生活质量,希望我们能理解,过一会儿,我们就回来”。说着他也走出了验配中心。

约半个多小时以后孙子拉着老人回来了,请爷爷做好后说:“我挣钱给您买助听器,(他还是大学生)这件事您听我的,我做主”。

经过我们讲解,介绍助听器的使用细节。祖孙三人买走了一对via万听耳背机。让我们担心的是出门时,爷爷的脸色也没转晴。

七天后第一次回访,我们把电话打给了孙子,他说:“老人就是在人前说不愿意戴,回家后的第一个晚上自己就带上看电视了。近几天,每天晚上都坚持戴”。

一个月后第二次回访,我们给李叔叔打电话,他说总体还不错,就是本人在外地了,不能回来调试机器,可以过段时间再说。心情好像好了许多。

两个月后,老人来到验配中心,进行了助听器调试,乐于与我们沟通,讲话也多了。

这个病例比较典型,由于长时间的沟通障碍,听力损失听障者很容易走向极端,变得偏执、怪癖、多疑,会逐渐避开与他人交流,封闭自我,与世隔绝。原本天性和平者,也会因为害怕听不见别人打招呼而被误解为架子大,无时无刻不在小心翼翼。交谈时不是担心要求对方重复太多而遭人嫌弃,就是害怕听不准而造成误会。结果却往往是那一条都占上了。无论脾气秉性如何,听力损失听障者经常会逐渐避开与他人接触。部分听障者最终会因为听力损失而导致精神崩溃。

一旦听力损失并出现了沟通障碍,听障者会逐渐被隔离于社会之外,就像被罩在玻璃瓶子里,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却无法与外界交流。如出现障碍,外界信息的输入必受影响,听障者也不知道周围发生的事情,便欠缺了与别人沟通的渠道。

WHO(世界卫生组织)认为,内心世界丰盈充实、和谐、安宁并与周围环境保持协调平衡是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对健康的有力补充和发展。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,愉快、情绪状态良好的时候,不易受疾病的侵袭;而紧张、压力大、沮丧的时候容易生病。所以,心里状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们身体的健康状态。然而,心理健康还不仅仅指良好的情绪状态。WHO对判断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提出了8项指标:安全感、稳定感、适应感、主动感、幸福感、认同感、信任感、舒适感。一旦听力出现问题,这几项指标都会大打折扣。

比如说安全感,听力损失有问题,会使我们缺乏对外界的形势判断。就好比被蒙上眼罩走路,不知道前方会碰上什么东西。这种情况多见于突然失去的事物,如果出生即耳聋或是出生即视力残疾,他本人也不会感觉有何不同。再比如幸福感,无法与家人交流无法畅谈自己的想法何以产生幸福感?又比如信任感,试想多疑的人怎么可能轻易信任别人呢?这几种指标往往同时影响着听障老年人,使他们落寞丛生,越发难以打开心灵之门。